攝時遲 那時快

(11月27日) 下午3時許,走進京都的花見小路,不要說藝妓,連人也不多見。

前面不遠處,停泊了一部的士,店裏先走出一位「西裝骨骨」的中年人,其後走出一位看似三十出頭,行政人員打扮的年輕人。中年人和年輕人有禮貌地寒喧幾句後,後者登車,的士準備開動...

突然從店內閃出一名藝妓,以極雅的舉止但極快的身手登車,絕塵而去...

正是攝時遲,那時快,只能捕到以下一刻。看來我真不是個狗仔隊的材料。

沒有留言: